本网公告:
热烈祝贺极速鸽舍陈仕义先生荣获2017北京开创者四关综合鸽王总冠军!热烈祝贺韩顺炎先生荣获2017年安徽合肥华羽赛鸽中心500公里决赛冠军!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特别报道>详细内容

特别报道

公棚顶上的天空有多大

发布者:中国信鸽联盟发布时间:2014-06-17

公棚顶上的天空有多大

 

公棚顶上的天空有多大?长期追踪反映、探析、宣传公棚竞翔项目的西安鸽道同好胡长根先生曾戏谑地称,公棚顶上的天空巴掌大。依此说道,他有理有据地用实例阐述了赛鸽公棚在实际运行中,一季赛鸽收集的参赛鸽规模应当有个总量上限的控制观点,与我近年来在观察分析与参加公棚赛事中产生的看法不谋而合。

毋庸置疑,对于作为商业营运实体的赛鸽公棚而言,最具实质意义的是集鸽数量的多少。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局部地区借鉴域外的公棚赛鸽形式,初步尝试开展公棚赛鸽项目之时,主办者首先关注的收鸽数量是能否达到设定的保本基数,亦即盈亏临界点。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公棚赛鸽形式的引进可不像淮南橘移植淮北长成了枳,而像原盛产广西横县,从每年4月至9月开放长达半年之久花期的茉莉花,移植到云南元江后因进入更适宜其生长的红河谷亚热带地区,从3月到11月多出三个月的花期,且产花数量与质量均大增一样,公棚赛鸽形式进入华夏大地后,也非常适应国内鸽人博彩心理厚重的赛鸽环境,特别是近年来随着经济的迅猛发展与各地城市建设的升级对鸽友日常养赛活动的冲击,公棚赛鸽形式在全国多数地区如雨后春笋般超常发展,公棚数量与参赛规模都跃居世界第一。在此情况下,目前赛鸽公棚只要布局定点不脱离实际,投入运营后不横生违背 “三公”原则的事故,收鸽数量达到和超过保本点一般再不是主要问题。相反,相当公棚因收鸽数量太多超负荷运转,严重影响公棚参赛效果,逐步成为鸽友关注与担忧的焦点与隐患。

从某些赛鸽网络披露的数据与相关调查的情况来看,公棚收鸽数量过多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鸽子爆棚,即收鸽数量超过了公棚容量,导致赛鸽在棚中拥挤不堪,丧失了正常健康的栖息与赛飞条件。曾听到一位北方鸽友抱怨,因见头年某公棚运作效果好,翌年也跟风送鸽参赛,待中途探视时却看到所参赛公棚因人气旺,已鸽满为患,许多鸽子在棚舍里已无立锥之地,不少只能在通透的运动棚里伫立,让人不禁担心这些没有得到正常休息的鸽子以后怎能在赛事中发挥训飞与比赛潜能。鸽友自家养鸽数量过多,都会降低养赛效果,常常把一流鸽子养成三流鸽子,以小见大,公棚鸽子空间过于挤窄,显然也会产生同样的问题。

二是公棚收鸽的总量超过了公棚饲养、家飞、路训、组织竞翔的极限,使庞大的赛鸽群体无法按公棚确立的统一、均衡养赛标准正常运转。据了解,目前公棚营运中设计的保本盈亏点大都在收鸽两到三千羽之间,倘若收鸽达不到保本点,其后患显而易见。因为作为经营实体的公棚处于亏本状态不赚钱,终究难以为继。不管公棚如何信誓旦旦表示不论收鸽多少,奖金照发,参赛鸽友的心里都难免不踏实,时间稍长还将对公棚的操作产生疑虑。然纵观近年公棚较普遍的实际运作情况,因如前述的公棚竞翔特别适宜中国赛鸽土壤的影响,眼下不论哪个档次的赛鸽公棚,都没少见鸽源滚滚,参赛者异常涌跃的情况,集鸽量动辄达七千羽、八千羽的公棚不在少数。在许多号称可容纳万羽左右的赛鸽公棚,虽说不再存在鸽子无地容身,拥挤不堪的现象,但公棚一次喂食要耗费几个小时,鸽子家飞要分批进行,组织一次路训要从头天开始抓捕鸽子集鸽装笼,凡此种种,从每年公棚向外公开透明的赛鸽集鸽时间都要花费一整天,参赛鸽友对集鸽进笼的先与后,自己的鸽子是否倒霉地比其他人鸽子早上笼多羁押大半天的抱怨上,就已经显现出人们眼中同条件、统一管理的公棚赛鸽,已非常突出的存在不统一、非平衡的问题。有的公棚寄希望相应增加工作人员来解决收鸽总量膨胀带来的负面问题,殊不知一个公棚管理团队的人员总量也须适度控制在主持团队管理者能及的视野之内。目前公棚管理的诸多问题中,人比鸽子更难管理的状况较为突出,所谓有时候老板不玩假,操作者做小动作的隐患,同样不容忽视,这点对于参加了几年公棚赛鸽的鸽友而言,大都会懂的。

目前,中鸽协对于公棚赛鸽收鸽数量的引导与管理,尚停留在公棚赛鸽初期的硬件容量上,即按照现行公棚管理办法的规定,公棚收鸽的数量须控制在每平方米不超过六羽之内。只有按公棚面积核定的数量控制,没有一个公棚赛鸽总量上的限制。现综上所述,从公棚运行的合理规范要求与内在运行规律来看,对于公棚运作主体进行必要的指导与约束,促使公棚科学适度的控制集鸽总量,确定合理的竞翔规模,已经到了赛鸽主管部门与赛鸽组织、实体提上重要议事日程的时候。就此,笔者站在促进公棚稳妥、健康发展的角度,见招拆招提出两点粗浅的建言:

一、公棚收鸽总量的控制,有赖公棚的自觉与自律。

对于作为商业经营实体的公棚而言,公棚在现有的鸽源条件下收多收少,说到底还是公棚自主的市场行为。因此,公棚只有通过自己的体验、观察、思考,从思想上认识到收鸽总量上失控,既损害鸽友权益,又丧失自身利益的危害性,才能自觉地控制收鸽总量,摒弃贪多不化的商业行为。从目前有些公棚收鸽总量失控,给鸽友与公棚已经带来或者隐藏着潜在的极大负面后果情况来看,大都是前期经营较好,在鸽界赢得较好口碑,产生了客走旺家门效应,参赛鸽友趋之若骛的结果。从公棚营运的表面现象上看,多收一只赛鸽,则多一笔收入,赛鸽总量越大,则有望获取可观的效益。但许多超量收鸽后因把握不住,导致饲养不到位,鸽子体质差,抵挡不住疫情的侵袭大量死亡,鸽子出门从路训到比赛大面积飞失,致使经营上产生欲速则不达的结局,与公棚前期总量适度,能吸引众多鸽友参赛的情况相比,形成悔之不及的反差。因而只有从思想上切实认识到公棚运作的固有特点,依照某办公棚达人所言,办公棚一半是志趣,一半是生意;能够通过公棚过把涉鸽瘾,还不亏钱有得盈余当依心满足。若指望在一个天底下鸽人掐指可以数得出收取多少钱,付出多少钱的生意上赚大钱,既不现实,或难长久。可见,公棚能够明智、理性地明确这个道理,就能自觉地在控制收鸽总量上做到自律。事实上,国内鸽界公棚众多,真正能够持久屹立鸽坛不倒的赛鸽公棚,并非在现行社会环境下类似那些声名虽喧闹、响亮的澳门葡京大酒店、美国拉斯维加斯赌场等一时吸人气、抢眼球,实际参与面为少数人的赛鸽公棚,而当数南京五台山等多少年来收鸽总量不高,收费标准变动不大,始终不为土豪风潮所动,精神与物质都笃定地定位在多数中产层面,确定的收鸽总量一满就下发停收公告的稳健型公棚。

二、公棚收鸽总量的控制,还需鸽协的指导与监督。

面对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赛鸽公棚,肩负着对辖内赛鸽活动负有行业指导、监管职能与义务的各相关鸽协,并非无所作为。过去,中鸽协在规范公棚收鸽数量管理上,确定了面积数量管理标准,成为相当长时间以来,鸽界各方面及参与活动鸽友衡量与监督公棚运营的一个硬指标。随着赛鸽形势的变化与行业的深入发展,中鸽协有必要进一步深化公棚监管,在公棚收鸽数量控管上,根据新情况与新问题,调整每平方米六羽的面积数量管理标准。同时,启动公棚收鸽总量的调研课题,科学合理地确定不同地区,不同硬件条件下的收鸽总量控制标准(对此,笔者在个人观察思考和广泛与鸽友研讨、分析的基础上,建议以国家当下确定的下发暖气补贴南北分界线为界限,确定处于南方的公棚收鸽总量不得超过5000羽,处于北方的公棚收鸽总量不得超过6000羽,供中鸽协决策参考)。然后再启动各级鸽协的宣传功能,运用现有的赛鸽传媒等载体,向有关职能管理部门反映情况,向广大鸽友传递信息,全方位对赛鸽公棚加强规范管理,实施舆论监督与群众监督,从而有效地终结公棚收鸽无序与无节制的乱象。